New Chapter in Life — 新的一章

当我老了

Posted under 中文(简体), 随笔小记 - May 16th, 06 - No Comments

母亲节的时候,在好几个场合听朋友提到这首诗,很感人的。
也记在这里吧。。
当我老了¶
==============
当我老了,不再是原来的我。
请理解我,对我有一点耐心。
当我把菜汤洒到自己的衣服上时,当我忘记怎样繫鞋带时,
请想一想当初我是如何手把手地教你。
当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你早已听腻的话语,
请耐心地听我说,不要打断我。
你小的时候,我不得不重复那个讲过千百遍的故事,直到你进入梦乡。
当我需要你帮我洗澡时,
请不要责备我。
还记得小时候我千方百计哄你洗澡的情形吗?
当我对新科技和新事物不知所措时,
请不要嘲笑我。
想一想当初我怎样耐心地回答你的每一个「為什麼」。
当我由於双腿疲劳而无法行走时,
请伸出你年轻有力的手搀扶我。
就像你小时候学习走路时,我扶你那样。
当我忽然忘记我们谈话的主题,
请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回想。
其实对我来说,谈论什麼并不重要,只要你能在一旁听我说,我就很满足。
当你看著老去的我,请不要悲伤。
理解我,支持我,就像你刚才开始学习如何生活时我对你那样。
当初我引导你走上人生路,如今请陪伴我走完最后的路。
给我你的爱和耐心,我会抱以感激的微笑,这微笑中凝结著我对你无限的爱。

无理要求

Posted under 孩子们 - May 16th, 06 - No Comments

Wesley 这几天又有无理要求:
因为前一阵每次换尿布都要打架,于是破财买Pullup,还是带Bob the builder 的,效果很好,Wesley每次换尿布都很兴奋。
可是,他, 他, 他。。 居然突然只要两种图案中的一种。每次都要先看看,如果是另一种,就不穿。。。 想蒙骗几次都不果,看来真是记得清楚,没有瞎说。。。 可是这是哪一出呢?为什么非要那个踩板凳的Bob, 而不要那个钻水泥的Bob呢?要这么下去,我一包尿布只能用半包,立马价钱翻翻呀。
同志们,谁愿意和我换?
May 19th
再加一条:
昨天夜里2点半, wesley 醒来大叫:盖被被。。 爸爸过去盖了被子,好像还是不行,于是把他报过来放在我旁边睡。小家伙先是要喝奶,被我拒绝后要喝水。于是我只好梦游一样去给拿了水,可是他就是抱着瓶子,也不喝。。 好了吧,睡觉吧? 小家伙黔驴技穷时突然说:妈妈戴眼镜。。 我不理他,小同志就又变成了祥林嫂,不停地叨唠:妈妈戴眼镜, 妈妈戴眼镜。。。 爸爸受不了了,跑到厅里去了。我还是采取不理政策,终于不知道他叨唠了多久,睡着了。。。 明天我戴着眼睛睡觉,看你还要什么。
今天我好困

Congratulations to Roger

Posted under Memory Backup, Technology - May 11th, 06 - No Comments

Roger just received an Award from his work for his innovative idea of ‘Consumer Storage Solution’ patent filed with NetApp.
The award will be presented by the company’s executives and managers in an event in NetApp…
Congrats , Roger, Proud of you!

香椿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y 5th, 06 - 1 Comment

哈哈,昨天吃到了今年第一次拿我家自己种的香椿作的香椿炒鸡蛋。。。 真香。
两年前冒着被捉的危险,生生在箱子里藏了两根香椿树杆带回来。种在后院里,还真活了。
去年妈妈在,虽然产量不大,也饱了口福。
今年我很是担心,因为最近对它照顾不周,而且早春暖和,我都看见发芽了,后来又降温下雨,那些发的芽都没动静了。我心想: 完蛋了。
可是,终于,我的坚强的小香椿树缓过来了,天气一好,几经长出来一批叶子了。 昨天第一次收获,香香地吃了一回。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炸香椿鱼夹烙饼吃。
不禁回想起在家夏天喜欢吃的家常菜:
西红柿炒鸡蛋, 熬豆角, 烧茄子, 醋溜白菜, 土豆丝。。 炸酱面+香椿末

孩子日志

Posted under 孩子们 - May 5th, 06 - No Comments

这几天孩子们的几件好玩的事:
1. Winston 在车里找到一张他学校老师的名片,后面列着五六个学校在其他地方的校址,北京,上海,香港,重庆等等。
 他问我: 这些是什么呀? 
 “是在其他地方的耀中呀,在北京也有,等我们去北京的时候,我们去看北京的耀中好吗"
 "我们怎么去北京呀?“
 “坐飞机“
 “象我们去hawaii一样吗?“
 “是啊“
 。。。 
 “噢,妈妈,可是我们的耀中的房子那么大,怎么放得进飞机去北京呀?“
 “@#%$@%#*&%” 我晕
2. Wesley 以前说几个让我实在听不懂的话,记录以下
“妈妈汉”
每当Wesley 为某事着急的时候,就说这个,我怎么也想不出来他说的是什么。 最有可能的是 “妈妈 help.. 可是如果我问他,他又摇头。所以每当他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 我们两个都很着急,越急越说,越说越急。 不过好像最近不说了,好像是忘了。 谢天谢地。
” Elmo ”
这个可不是芝麻街里的Elmo, Wesley 好几次坐车出去玩的时候,会指着天非常兴奋地说:看!Elmo 。。 我们想了很久,应该不是飞机(他会说飞机),应该不是鸟(他也会说鸟),除非他有什么超常视力,看到了什么长得像Elmo 一样的外星人, 我们实在不知道他讲的是什么。
最后,还是爸爸强行更正: 不是Elmo, 是 Cloud (云彩)。 终于,现在Wesley终于不说Elmo了,说cloud 了,虽然极度的大舌头,也比Elmo 好。(我还是非常不解他从哪里学来的 […]

忙碌的一周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y 5th, 06 - No Comments

最近这一星期好辛苦。。
从周五Wesley胃肠感冒,吐了一晚上。
然后Roger花粉过敏, 鼻涕眼泪一大把,象抽大烟的似的,害得我半夜去药店买抗过敏药。
然后这个国际经济合作搞得,Roger要和印度和东海岸的人民一起开会,所以只能早8点就开会,我只好自己忙一早上弄两个小子起床,吃饭,上学。。。 然后还要赶到办公室开会(也和东海岸的人,所以不能太晚),
然后Roger 胃肠感冒, 又拉又吐,害得我又半夜去药店买止吐和治拉稀药,还被药店门口流浪者要钱吓了一跳。
然后Wesley连续两天在裤子里泥石流,洗他的裤子我都恶心死了。
然后Roger整个部门这星期开大会,晚上还要高活动,结果我晚上也得和两小子们单挑。
于是,我连续若干天睡眠不足,好像又多了几根白头发。这一星期都没有看电视。
不过,也有几件值得安慰的事:
有机会和国内的亲戚们打了几次电话。
由于对Wesley搞泥石流忍无可忍,决定开始 potty training 他,而且今天早上还是Roger执行的,效果不错。
Winston 挺乖, 还帮我管弟弟。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好像什么事情都赶到一起了,不过总之还是可以过去的。 昨天晚上之后 Roger 终于正常一点了,于是我今天早上得以睡到8点。。 (虽然还是困)
但愿周末过得好,没人生病

罢工了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y 1st, 06 - No Comments

2006年五月一日:
在世界各地的劳动节时,美国来了个:National Day Without Immigrants.
非法移民和他们的支持者要给大家看看没有辛苦劳动的移民们的美国是怎么样的,所以众多移民们和他们的支持者们罢工罢课, give you some color to see see…
结果我今天来上班收到的email就是:公司6个食堂4个都关门了。 幸亏我今天带饭了。好像对我的直接影响不大。
在这个崇尚民主的国家里,任何论题都有好多人跳出来炒来炒去,听听好像谁都有些道理,越听越糊涂。
亲爱的墨西哥同胞们说: 我们翻山越岭跨越边境来得容易吗?我们不违法犯纪,就是来美国工作挣点钱,好给我们还在墨西哥穷苦生活中挣扎的亲人们寄回去。 有了我们,你们美国人才可以吃好睡好,你们的草坪才是那么绿,你们的街道才是那么干净,你们的楼房才那么高,你们兜里面的美刀才那么值钱。这都是我们愿意挣超低的工资,我们愿意好几家挤在一个公寓中住。可是我们也不能永远受压迫呀?我们做了那么多贡献,是该讨个说法的时候了。俺们也就是要个合法身份,这样我那些在美国出生的一大堆娃娃们才可以和爹妈在一起,俺们才可以慢慢地把俺还在墨西哥的七大姑八大姨们都办出来。俺们才可以合法地享受俺们应得的权利(什么是义务?俺不懂)
。想想看你们米国人多年以前把俺们最好的几块地(加州,德州)连抢再拽地划成自家的承包地了,现在总应该照顾一下我们这些被挤到沙漠里挣扎的人吧。
美国人们说:
 -中低产阶级的人说: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非法移民们,俺们都找不到工作了。我们不能像你们那样有那么多亲戚愿意一起住,我们怎么可以挣那么少的工资来生活呢?所以我们只好靠社会福利,作社会的寄生虫。可是我是有工作技能的呀!要我从那些真正失去工作能力的人们碗中分饭吃,真让我脸红呀。我是挣美金花美金呀,不想你们挣美金花比索呀。
 -中产阶级的人说:我们好像是真正的收益人呀! 有了他们,我们的生活质量还会升高许多亚, 本来只可以负担得起园艺工,有了他们我们才可以负担得起园艺工,和管家,和打扫卫生的,和看孩子的。。。可是我们也不易呀,没有这些人帮忙,我们在辛苦工作之余还要自己做家事,多么辛苦呀。有我们交的那么多税才可能有那么多免费的公共设施和社会福利来供他们非法移民们使用呀?
 -上等阶级的人说:对我们来说,政治更重要,俺们有钱,多花一点来用合法人事来做家事,没问题。看那些非法移民们多可怜呀。大赦吧,大赦吧。
中国移民们说:
和我们比起来,你们从墨西哥偷渡容易多了。我们才难呢。要大赦那么多劳模,要平等,也大赦那么多老中吧。还有,我们那么多老老实实地等绿卡的留学生们,有的要等那么多年,交了多少税呢,怎么不大赦他们呢?你们有这么多力气示威,干吗不创个法轮功什么的,美国人心软,说不定就让大家都政治庇护来呢。
看来这个世上缺了谁也不行,可是社会的和睦也是有代价的。直到那个默契中的平衡被打破的时候我们才开始注意到我们平时注意不到的一些人。 最近电视上经常放一些让一些在不同情况下生活的人换过来过几天。比如白人当几天黑人,富人当几天穷人,华尔街的商人和西部牛仔换几天等等。。 结果多半是换过来才体会到另一种生活的不同,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但只有亲身体会过,才会多一分理解和理智。 
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们该如何解决移民问题。不过我感谢那些每天辛苦工作人们,我敬仰那些踏踏实实遵循社会制度的人。。 希望总有一天我们都会过上我们心目中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