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Chapter in Life — 新的一章

斯坦福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r 26th, 06 - No Comments

我对于斯坦福的了解是从我老爸开始的。我老爸当初在1984作为早期的访问学者在斯坦福学习了一年。当时可是了不得的,那样的机会是多么的难得。
不过,机会虽好,老爸却是要靠着每月400美金来支付一切费用,并争取省下来钱为国内的人们买八大件。这里面忆苦思甜的故事就多了。
就算生活再辛苦,能够来斯坦福学习是我爸引以为豪和非常珍惜的一段经历。
我想在祖国刚刚开放的那个年代,在这里我爸爸看到了世界先进国家的发达,也体会到了中国的差距,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父母那一代人如此努力的工作的原因之一吧。
所以,我爸爸对我的一个很大的期望就是我能够去斯坦福学习。当初1997年申请出国的时候,我对能来斯坦福的可能是没什么信心的,而且75美金的申请费是不小的一笔呢。
于是,我本想不申请了,可是在爸爸极力坚持下我还是报了。果然不出所料,我被录取了,可是没有奖学金。没有奖学金是不可能来的。
不过可巧,我爸爸正好有来斯坦福开会的机会,他还到系里为我努力,可是虽然我可以理解老爸心里的重望,校方还是没有办法。
就这样,一个梦想就只好因为钱的原因变成了遗憾。
我去了波士顿。毕业后没想到又来了硅谷,就住在离斯坦福不远的地方。爸爸听到后很高兴。似乎只要和斯坦福沾边就让他感到光荣。
爸爸再来加州开会时,我终于有机会和爸爸一起重访斯坦福。爸爸坐在我新买的车里开在美丽的棕榈大道上的时候不禁感触万分,和我回忆当初在哪里学习,哪里生活。
我们试图找到他当初住的地方,可是变化太大了,没找到。
而且当初为了省钱,爸爸住在几乎是穷人区的地方,我在那边开车都有点紧张。可是想想爸爸原来是这么辛苦,我心里也酸酸的。
(注:斯坦福所在区叫 Palo Alto, 是硅谷几乎最贵的地方, 可是在高速另一边的叫 East Palo Alto, 是硅谷最穷的地方。世上的事就这么有意思)
那次忆苦思甜虽然少不了,可是爸爸还是为我们这一代的生活和机会而高兴而骄傲。老爸在车上美滋滋地唱:我老刘又回来了。。
后来又在斯坦福修了一门课,还拿了个A, 好像我自己也觉得证明了点什么似的。
当然了,老爹更美了。以至于在我的婚礼致词上都把我们‘能够在斯坦福继续深造’与‘为增进中美友谊’和‘创造世界和平’等等列为对我们小两口的殷切期望中。
不过,近期内我们去深造的机会不大,不过修了一门课也算是有个小小的交待吧。
不管怎样,虽然我不是斯坦副的正经学生,可是对她还是感觉很亲切。每次有亲戚朋友来访,我都带他们去逛逛,在大草坪前照个像,看看在教堂结婚的幸福的新人。
看着在加州阳光下一个个充满活力的学生们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穿梭,或者在某个安静的角落看书,我似乎也可以享受和回味一下当学生时的心情。
还好美国大学没有年龄的歧视,也许以后我真能有机会做个斯坦福的一员,那时候再请爸爸来。
我想一个好的大学不仅是一个好的校园,一群聪明的老师和学生。
她就好像是一个制造未来的源泉。每时每刻她都在孕育着知识,文化,创造,发明,尝试,失败,机会,梦想。
也许斯坦福夫妇永远不会想到他们不仅建了一个大学,他们为21世纪的科技与文明造就了多么可贵的一片源泉。
好了,我已经没词儿了。电脑也快没电了。写得不好,大家不要笑话。
我现在还是满肚子的关于报税的怨言,等我抱完了再写。
2006年3月26日晚11:30

童年 - 200 #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r 18th, 06 - No Comments

小时候住在一个叫200号的地方。具体地址应该算是北京郊区昌平附近的虎峪村。我们住在那里是因为爸爸妈妈在清华核能研究所工作,由于是跟核能有关的东西,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所以就建在了乡下。
我们住在老生活区,基本上就是一个围墙围起来的一个大院,有两排楼(还是三排?不记得了)。中间一个大院子,还有锅炉房,澡堂,医务室,食堂。我们家住在南排的筒子楼里,二楼最头。中间的院子有一圈铁棍做的围栏,大概二三十公分高,我们最喜欢在上面走,看谁走的最长。夏天大家出来乘凉是就都坐在上面,倒是还满舒服的。
有老生活区就有新生活区,在村子的另一边,小学在那边,所以我们每天都要走路穿过村子去上下学。这个上下学的路可是历险重重。
据说,年轻职工都住在新生活区,总有印象我们住在老生活区的家都是正规军的。同学里也有住在新生活区的,但好像净是后勤什么的,作小孩儿的似乎也觉得不是和他们一拨儿的。可是住在新生活区还是方便一些,不用走路去上学,周末进城的班车也是从那里发。
还有就是厂区,就是爸妈上班的地方。从厂区到生活区要骑车,而且有一个大坡,我每天都喜欢看人们排成一对之字形的往家骑, 看看是否可以找到我爸妈。我们小孩子一般是不能进厂区的。可是厂区给我的印象非常好,因为正门前有一条直直的大路,两边整整齐齐的两排榕花树,每年春天都开满了粉色的一片一片的榕花,非常好看。我们进厂区的正当机会就是夏天去游泳,游泳池是三个以前做实验用的大水泥池子改的,还满有规模的呢。还有就是我和爸爸几次周末溜进去给我家的蚕摘桑叶,觉得挺刺激的。
除了这三个区是属于我们的,其他的就是虎峪村的了。可是这个村据说以前是土匪村,乡亲们可不很纯朴,好像也不怎么勤劳,所以村里和我们的摩擦也不少。这以后再细说了。
我最喜欢的还是后面的山。应该算是丘陵,不高,一会儿就爬上去了,景色很好,我和爸妈时不时就去爬山,有时候体育课也去,很好玩。山里还有个水库,每到夏天我们就去那里游泳,捉虾。后来这个地方还被开发成风景游览区了,不知道大家去过没有。搬到清华校园里以后最怀念的就是这里的山水了。
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聚集了一群想我爸妈一样的人,默默无闻地工作着,生活着,再加上想我一样的一群小孩儿,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小社会。我们住在乡下,却不与村里人为伍;我们远离繁华与便利,却不知不觉地享受着一种宁静和平和。慢慢地,当大社会变化了,大家渐渐地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利益而离开了那个地方, 那里也逐渐萧条了。。 可是至少当我们在那里生活的十几年中,是一段令人怀念的时光。

天下无贼观后感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r 17th, 06 - 1 Comment

先不要笑我土。刚刚才看了天下无贼。其实DVD一年前就由妈妈带来了。
1。刘德华真老了。尤其是带着假发装年轻人,实在是有点勉强。直到快完的时候,回到短发的样子,才有点真实面目。。 不过最后还是死掉了,让人有点伤心。
2。葛优的话形容我们家很恰当:现在的(年轻)队伍不好带呀: 有组织,无纪律。
3。西藏真美,我也想去,也想去虔诚地拜一拜。倒不是心理有鬼,只求生活中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平安。

哎呦妈妈

Posted under 孩子们 - Mar 16th, 06 - No Comments

记得有一首苏联老歌: 哎呦妈妈,请你不要为我哭泣。。 哎呦妈妈,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唱的是男儿们上战场前的心情。
我的小男儿Welsey 最近也哎呦妈妈个不停,只是意思完全不同:
哎呦妈妈 = I love you 妈妈。
牛吧,是不是忒有BBS语法的特点?(我当初猜了半天才知道 ‘酱紫’是什么意思)
当然,他也哎呦别的,哎呦Daddy, 哎呦哥哥,哎呦 Mana (Grandma) , etc..
还有一个用哎呦妈妈的特殊情况:
每天晚上,放倒小哥俩睡觉的程序是:
放水,放一澡盆泡泡,假装赛跑到厕所,
洗澡, 在他们在澡盆里玩的时候,准备好睡衣,尿布,牛奶。
到厕所给他们维生素丸吃,告诉他们不要喝洗澡水,不要放水淹厕所。
查5 分钟email
问他们要不要出来?不要?好吧。再告诉他们不要喝洗澡水,不要放水淹厕所。
再查5 分钟email
再看看他们,手脚已经被泡得好皱了。不行,要出来了。
把两个泥鳅令出水, 裹住浴巾,假装赛跑到卧室。。
在两个人在床上蹦来蹦去的时候争取先套上个上衣
爸爸来了: winston 只好开始自己穿衣服。
wesley 还在床上蹦, 费尽按倒,战斗中穿上尿布,
wesley 和我抢裤子,要自己穿, 好啊,我好欣慰
晕,两条腿穿到一个裤腿了
再战斗,把两条腿放到两条裤腿中。
wesley 站起来,要自己提裤子。 但是只会提前面,都提成毛主席的裤子了,可是后面还在屁股下, 骄傲的说:妈妈看! 。 妈妈帮吗? no.. no.. no.. ok ok..
wesley 要自己穿袜袜。
晕, 袜子卡在脚趾缝了。 再试,穿上了! 袜子底在上面, ok, 不管了,穿上就好了。
捉他们去刷牙,洗脸,擦面霜。。
再比赛回到卧室。 关灯。
两个人都爬到我腿上,要我抱。 七扭八歪的抱上两个,唱 一首 Silent Night.
好了,抱不住了, 到床上睡觉了。‘不要不要’
放上床了。。。 宝宝睡觉了。。。
wesley 说: […]

Filene’s 关门了。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r 16th, 06 - No Comments

看了波士顿朋友的Blog: 说Filene’s 被Macy’s 收购了,关门了。
我的留言是
真的!我也好怀念Filene’s 呢
想当初,我刚来波士顿当穷学生的时候,妈妈坚持说波士顿冷,两个箱子里装了书,炒锅,浓缩酱油,姥爷配的神秘炖肉料,羽绒被,长羽绒服之后就没有地方装毛衣了。我们都一致认为美国如此发达的地方,纯毛毛衣一定是又好又便宜。可是到了以后,天冷了,到商场一逛,发现没有毛衣都是人造了,没有纯毛的,看到几件,价钱贵得让我下巴都掉了。这可怎么办呢?我是人穷志不短,没有纯毛毛衣穿心理很不爽。后来突然看到Filene’s Basement,心想下去看看,终于在一堆一堆的便宜衣服中翻到了两件香港出的100% wool 的毛衣,也不贵,我好生欢喜。那两件毛衣穿了好久,而且还受到了不少表扬呢。从此对Filene’s 很亲切的。
后来,每到圣诞节的时候,我就喜欢去捞一些好东东,尤其给我的姨妈们买名牌护肤品和香水是,还被送了大包小包的礼物,爽栽了。
来了加州以后,不知道是因为赶上经济不好还是什么的,送礼远不如波士顿大方,让我时不时怀念Filene’s 一把。
哎,看来这些记忆正式要被archive 了。
波士顿,还是很让人怀念的。

童年:很小的时候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 Mar 15th, 06 - No Comments

对于这段时间,我自己是不记得什么了,根据照片记载,我有这么几个特点:
1.胖,我妈经常形容我的脸是一个下宽上窄的梯形.想当初生活条件不佳,我长得那么胖一定是我爸妈炫耀的资本. 可是一定是那时候我的胖细胞就被撑起来了,造成以后怎么也修炼不成非常苗条的身材,只要以健康美安慰了。
2。爱哭。我的哭功在姥姥家是有名的,经常是大家受不了也没办法的时候就把我放在那让我哭个够,于是我就痛痛快快地哭上一个小时再罢休。。 好处是:妈妈说这是我身体好的原因之一。坏处是:老哭毕竟眼肿,害的我熬到二十几岁双眼皮才出来。到现在也时不时为点小事哭上一鼻子,埃,没羞。而且现在教育孩子们不要哭的时候底气也不足,不想想谁的儿子呀?
3. 据说我小时候非常爱吃大肥肉。 这点我实在不敢相信。我是个爱吃又挑食的人,也是有个厨艺大大好的妈妈,姥姥培养的。我记忆中吃炖肉一定只吃瘦的,而且要炖个2-3小时的。肥肉都是不碰的。在托儿所是都是要偷偷藏在碗底的。对于我这个极度听话的优良学生来说,做这种事一定是迫不得已的。吃肥肉?有没有搞错呀!据妈妈说,就是因为我吃的太多了,吃腻了,所以以后一点都不吃了。看来喂儿子们吃饭要小心。
先写这么多吧。
2006. 3.15 noon CA, USA

童年

Posted under 给记忆作备份, 随笔小记 - Mar 14th, 06 - No Comments

有没有想过:你最早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什么时候? 三岁,四岁?想想我自己,可能是四岁?是我真的自己记得?还是通过爸爸妈妈讲的故事和照片?好像记得我在托儿所和小朋友牵手在院子里遛弯,那是几岁? (托儿所的记忆好像还是有不少的,这个以后再细说)
除了满月和百天的照片以外,好像真正有意义的就是四岁去上海和南京的经历了。
如果我们真正可以永久记住的是四岁以后的事,那么我现在用心良苦地培养我的儿子们是否是白费力气呢?不过专家们说孩子最初几年的生活会对他们的性格有很大影响。。 说到这儿,我又紧张了,但愿我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会对他们今后的人生有不良的影响。
总之,我们小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多照片,录像,等等,我家还算是不错的,我大舅自己会洗照片(我姥姥家一个房间被改成了暗房,会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所以我儿时的照片还是不少的。 
所以,趁着自己还记得,应该记录一下我的童年。